來南藝也一段時間了,最初一股的渾然正氣,慢慢的也會被消失殆盡,幸運的是!

在南藝結識了一群陶醉於音樂的同學

每當渾沌、負向能量積滿,藉由音樂的調解...

彷彿徜徉在蠻山煙霧之山林之中,聽見隱身在山林中的絲竹之聲

樂器之所以能聲,是人賦予口氣於樂器,而這口氣是靈之所在

套句富堅義博所作的作品,獵人,裡頭所談之"念"

只要專心一至,把心靈灌注在所附加的事物上,便會有念的殘留

當聽見演奏著吹奏著樂器時,同時也能感受到吹奏者的用心!

而這份用心是能夠感動的!

好友 柏元,感慨的道出國樂在台灣無法正統的問題

原本認為音樂無國界的我,重新的認識音樂了

音樂的感受力是無國界的,但,界定音樂的界限是誰?還是人類阿...

似乎要如古人擺脫萬物的灑脫,真正進入音樂,感受音樂帶給人的正向能量阿!

對於我而言,音樂與影像是密不可分的

我在演奏的當下,腦中浮現的影像,透過樂符的起落,進入中國式的浪漫!

國畫之於西洋的素描,留白、飛白,為甚麼該是白的?因為浪漫阿

心境的轉移,是強過理性的思考!

如果硬要說西洋樂的音準強過國樂的頻率

硬要這樣講的話,那似乎也太小看國樂了

相信,也願意相信,鋼琴與國樂是能融和的,因為過去的中華民族不也是這樣出現的嗎!

台灣電影不也是這樣嗎!不要忽視那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原則上,它或許會是最關鍵的那一刻!

全站熱搜

pepeman51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