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天某位鄰居小孩上門前來學習如何將課堂上的素描作業完成,當母親帶著女兒上門用著虔誠的眼神看著你時,你會恨不得將畢生所學展露一番,雖然用的不是傳統的美術方式教導,但學習並不是一時半課能夠培養的,我想我能夠給她的是為日後留下殿基的觀念無論是任何事。
在芬蘭Aalto University使用交互學習的方式,反而打破各個領域的專業,而身在所謂的藝術學院,還是受制於官方的學院制,想要自由的不受約束的穿梭在各個學院間,就像某次交互主體性課堂上偶發的論點,『人』一直是個問題核心,讓我們回歸到國小美術教育上,這位學過鋼琴,而且現在是小學田徑隊選手,而其實平常最喜的事其實是在紙上畫圖,當我看見她的圖《談鋼琴的左手》時,眼中呈現的並不是透視學問題也不是下筆精確度的問題,當 Leonardo da Vinci 抱怨著老師為何一直要大家畫雞蛋,透過眼睛觀察生活觀察變化,結果課堂上變成是放電影發紙張(而且還怕小孩找槍手還將紙張作記號)交出一張作業而題目是『手』。
雖然還是請了藥屋大助(@Yi-iching Huang)在旁邊作非傳統的素描教學,而是漫畫家、動畫家常使用的快速繪圖技巧,其實我不奢求她能夠畫到如此境界,我只希望她不要放棄這天生與來的天賦,真的希望她能珍惜坐下畫圖的那一刻,足夠。
剛剛看見這篇設計師的文章,希望往後這類相關行業還能受到點起碼的尊重。
資深設計師:『設計我可以送你,但是你不能改。』(http://blog.ifeng.com/article/16598392.html

    全站熱搜

    pepeman51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